d241k精华都市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-第五百零三章 李閘回來了分享-klk0f

陽壽已欠費
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
钱院长叹了口气,对李闻说道:“这种事,着急有什么用呢?最重要的,还是顺其自然,先让自己有个好心情,剩下的,就看天意了。”
李闻说:“如果看天意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该死了。”
調教大唐
钱院长嗯了一声:“年轻人,有一个闯进是对的,但是不尊重客观规律,那就没救了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当年你如果尊重客观规律,就应该吧永康精神病院改造成日租房。”
“而且是精神病院主题的,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年轻人痴迷这个。”
钱院长愣了一下,好奇的问道:“是吗?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迷这个?”
李闻嗯了一声:“是啊。所以你要不要试试?”
钱院长摇了摇头:“不试了,现在没有那个心思试了。也没有那个必要试了。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也不缺钱了。”
李闻有点无语的说:“既然你不缺钱了。刚才表现得那么兴奋干什么?耍我呢?”
钱院长干笑了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穷习惯了吗?”
李闻:“……”
李闻站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,对院长说道:“行了,和你聊了这么长时间,纯粹是耽误时间。一点有用的建议都没有,我走了。”
钱院长说:“别走啊。咨询费还没有给我呢。现在我可是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医生了,我的咨询费可是价格不菲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咨询费?要什么咨询费?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,还缺那点咨询费吗?”
李闻扬长而去,钱院长一脸懵逼。
李闻从钱院长的办公室出来,就看到雀仙正站在走廊里看着他。
目光有点奇怪。
李闻对雀仙说:“我这次可没有打骂钱院长啊。你可别乱来。”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眼圈有点红。
她看着李闻说:“万一将来我不认识你了怎么办?”
李闻:“啊?”
雀仙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万一我把你认错了,落到了坏人手里怎么办?”
李闻说: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出什么事了?”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把李闻的手拉起来。
她捋了捋李闻的袖子,然后拿出圆珠笔,在李闻的手腕上画了一只手表。
李闻:“……”
他对雀仙说:“你这是什么?你这表能走字吗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你有病吧,圆珠笔画的表能走字吗?”
李闻说:“你知道不能走字还给我画?这不是耍我吗?”
雀仙说:“你懂个屁。这是一个记号。如果回头有很多个你出现,这就是我们的暗号,我就知道哪个是真的了。”
李闻哦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啊。”
雀仙说:“你最近就不要洗澡了。”
李闻:“……”
他对雀仙说道:“做了大能,可以这么不讲卫生吗?”
雀仙对李闻说:“重要的不是不能洗澡,是不能把手腕上的表洗掉。”
李闻揉了揉太阳穴,对雀仙说: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几岁了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我出生的时候,大禹还在治水。我记事的时候,秦始皇正在登记。我玩泥巴的时候,刘邦被冒顿围困在白登山。”
“我开始发育的时候,王莽正在托古改制,天下乱糟糟的。”
“我长大成人的时候,爆发了安景之乱。幸亏我平时注意体育锻炼,这才能勉强逃出去。”
“等我快死的时候,李世民刚刚杀了自己的哥哥弟弟,然后胁迫自己的老爹退位。”
“你自己算算吧,你说我多大年纪了。我就是多大年纪了。”
李闻有点无语的说:“你这样就没有意思了,你这不是故意耍我吗?”
钱院长叹了口气,对李闻说道:“这种事,着急有什么用呢?最重要的,还是顺其自然,先让自己有个好心情,剩下的,就看天意了。”
李闻说:“如果看天意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该死了。”
钱院长嗯了一声:“年轻人,有一个闯进是对的,但是不尊重客观规律,那就没救了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当年你如果尊重客观规律,就应该吧永康精神病院改造成日租房。”
“而且是精神病院主题的,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年轻人痴迷这个。”
钱院长愣了一下,好奇的问道:“是吗?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迷这个?”
李闻嗯了一声:“是啊。所以你要不要试试?”
钱院长摇了摇头:“不试了,现在没有那个心思试了。也没有那个必要试了。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也不缺钱了。”
李闻有点无语的说:“既然你不缺钱了。刚才表现得那么兴奋干什么?耍我呢?”
钱院长干笑了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穷习惯了吗?”
李闻:“……”
李闻站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,对院长说道:“行了,和你聊了这么长时间,纯粹是耽误时间。一点有用的建议都没有,我走了。”
钱院长说:“别走啊。咨询费还没有给我呢。现在我可是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医生了,我的咨询费可是价格不菲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咨询费?要什么咨询费?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,还缺那点咨询费吗?”
李闻扬长而去,钱院长一脸懵逼。
李闻从钱院长的办公室出来,就看到雀仙正站在走廊里看着他。
目光有点奇怪。
李闻对雀仙说:“我这次可没有打骂钱院长啊。你可别乱来。”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眼圈有点红。
她看着李闻说:“万一将来我不认识你了怎么办?”
李闻:“啊?”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雀仙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万一我把你认错了,落到了坏人手里怎么办?”
李闻说: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出什么事了?”
秘笈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把李闻的手拉起来。
她捋了捋李闻的袖子,然后拿出圆珠笔,在李闻的手腕上画了一只手表。
李闻:“……”
他对雀仙说:“你这是什么?你这表能走字吗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你有病吧,圆珠笔画的表能走字吗?”
李闻说:“你知道不能走字还给我画?这不是耍我吗?”
雀仙说:“你懂个屁。这是一个记号。如果回头有很多个你出现,这就是我们的暗号,我就知道哪个是真的了。”
李闻哦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啊。”
雀仙说:“你最近就不要洗澡了。”
李闻:“……”
他对雀仙说道:“做了大能,可以这么不讲卫生吗?”
雀仙对李闻说:“重要的不是不能洗澡,是不能把手腕上的表洗掉。”
李闻揉了揉太阳穴,对雀仙说: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几岁了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我出生的时候,大禹还在治水。我记事的时候,秦始皇正在登记。我玩泥巴的时候,刘邦被冒顿围困在白登山。”
“我开始发育的时候,王莽正在托古改制,天下乱糟糟的。”
“我长大成人的时候,爆发了安景之乱。幸亏我平时注意体育锻炼,这才能勉强逃出去。”
“等我快死的时候,李世民刚刚杀了自己的哥哥弟弟,然后胁迫自己的老爹退位。”
“你自己算算吧,你说我多大年纪了。我就是多大年纪了。”
钱院长叹了口气,对李闻说道:“这种事,着急有什么用呢?最重要的,还是顺其自然,先让自己有个好心情,剩下的,就看天意了。”
李闻说:“如果看天意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该死了。”
钱院长嗯了一声:“年轻人,有一个闯进是对的,但是不尊重客观规律,那就没救了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当年你如果尊重客观规律,就应该吧永康精神病院改造成日租房。”
“而且是精神病院主题的,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年轻人痴迷这个。”
钱院长愣了一下,好奇的问道:“是吗?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迷这个?”
李闻嗯了一声:“是啊。所以你要不要试试?”
钱院长摇了摇头:“不试了,现在没有那个心思试了。也没有那个必要试了。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也不缺钱了。”
李闻有点无语的说:“既然你不缺钱了。刚才表现得那么兴奋干什么?耍我呢?”
钱院长干笑了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穷习惯了吗?”
李闻:“……”
李闻站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,对院长说道:“行了,和你聊了这么长时间,纯粹是耽误时间。一点有用的建议都没有,我走了。”
钱院长说:“别走啊。咨询费还没有给我呢。现在我可是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医生了,我的咨询费可是价格不菲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咨询费?要什么咨询费?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,还缺那点咨询费吗?”
李闻扬长而去,钱院长一脸懵逼。
李闻从钱院长的办公室出来,就看到雀仙正站在走廊里看着他。
目光有点奇怪。
李闻对雀仙说:“我这次可没有打骂钱院长啊。你可别乱来。”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眼圈有点红。
她看着李闻说:“万一将来我不认识你了怎么办?”
陰陽師秘錄 北國之鳥
李闻:“啊?”
雀仙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万一我把你认错了,落到了坏人手里怎么办?”
三国秦皇 半包白沙
李闻说: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出什么事了?”
雀仙没有说话,只是把李闻的手拉起来。
她捋了捋李闻的袖子,然后拿出圆珠笔,在李闻的手腕上画了一只手表。
李闻:“……”
他对雀仙说:“你这是什么?你这表能走字吗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你有病吧,圆珠笔画的表能走字吗?”
無限生存系統 鹹魚殿下
李闻说:“你知道不能走字还给我画?这不是耍我吗?”
雀仙说:“你懂个屁。这是一个记号。如果回头有很多个你出现,这就是我们的暗号,我就知道哪个是真的了。”
李闻哦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啊。”
雀仙说:“你最近就不要洗澡了。”
李闻:“……”
時空帝王攻略 閭丘澤默
他对雀仙说道:“做了大能,可以这么不讲卫生吗?”
雀仙对李闻说:“重要的不是不能洗澡,是不能把手腕上的表洗掉。”
李闻揉了揉太阳穴,对雀仙说: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几岁了?”
雀仙翻了翻白眼:“我出生的时候,大禹还在治水。我记事的时候,秦始皇正在登记。我玩泥巴的时候,刘邦被冒顿围困在白登山。”
“我开始发育的时候,王莽正在托古改制,天下乱糟糟的。”
“我长大成人的时候,爆发了安景之乱。幸亏我平时注意体育锻炼,这才能勉强逃出去。”
仙界第一人 黄金古
“等我快死的时候,李世民刚刚杀了自己的哥哥弟弟,然后胁迫自己的老爹退位。”
“你自己算算吧,你说我多大年纪了。我就是多大年纪了。”
钱院长叹了口气,对李闻说道:“这种事,着急有什么用呢?最重要的,还是顺其自然,先让自己有个好心情,剩下的,就看天意了。”
李闻说:“如果看天意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该死了。”
钱院长嗯了一声:“年轻人,有一个闯进是对的,但是不尊重客观规律,那就没救了。”
李闻幽幽的说:“当年你如果尊重客观规律,就应该吧永康精神病院改造成日租房。”
“而且是精神病院主题的,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年轻人痴迷这个。”
钱院长愣了一下,好奇的问道:“是吗?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迷这个?”
李闻嗯了一声:“是啊。所以你要不要试试?”
钱院长摇了摇头:“不试了,现在没有那个心思试了。也没有那个必要试了。现在的永康精神病院也不缺钱了。”
李闻有点无语的说:“既然你不缺钱了。刚才表现得那么兴奋干什么?耍我呢?”
钱院长干笑了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穷习惯了吗?”
李闻:“……”
李闻站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,对院长说道:“行了,和你聊了这么长时间,纯粹是耽误时间。一点有用的建议都没有,我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