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xhq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: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-189、設伏,接戰鑒賞-2pk1x

玄幻: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
小說推薦玄幻: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: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
落霞山下,一道身影向着飞瀑下方的宿营地而来。
隐在暗地的武者与修行者刚想阻拦,又退了回去。
是韩啸。
他一言不发,大步往宋濂的宿营地走去。
“咦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上官若言见韩啸来,有些诧异的开口道。
韩啸向她看一眼,又自向这宋濂走去。
“看来,这么快就有收获了。”
宋濂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向着走来的韩啸说道。
“不错,禀告宗师,我在——”
爹 地 來 了 媽 咪 快 跑
“仓——”
一声剑啸,韩啸面色一变,双目一瞪,身体往后倒去。
后方,林筱儿手中剑丸吞吐着淡淡的剑气,不断旋转。
“你就不怕杀错了人?”
看着地上化为一段朽木,散发淡淡魔气的“韩啸”,上官若言疑惑道。
刚才上官若言也发现这韩啸的不妥之处,只是还没来得及阻止其上前。
不过她也知道,光凭一段魔傀儡,想伤宗师,根本不可能。
只是林筱儿的果断出剑,还是让她心中一跳。
“若是公子,便是我的剑再快十倍也伤不了他。”
林筱儿抬眼看一下上官若言,又将头低下。
听到林筱儿的话,上官若言微微点头。
“看来韩啸已经遇到魔修了。”
宋濂看向地上的那段朽木,低声说道。
“宗师,这魔修应该只是为了确定你的位置,他们可能有什么传递消息的手段。”
上官若言看向宋濂道。
这魔傀儡应该只是探路而已。
快穿系统:女配心愿手札
虽然被林筱儿一剑斩杀,但宋濂的位置极大可能已经暴露。
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很好奇,你们是通过什么办法传递消息的。”长剑压在一道黑色身影的肩头,韩啸戏谑的问道。
“呵呵,你杀了我也无用,落霞山下水潭边,宗师就在那。”
那黑影身上的魔气不断幻化,却始终脱不开长剑的压制。
天生 牙
“杀了你无用?”
韩啸脸上带着笑意,长剑缓缓下压。
然后,他身上升起一道淡淡的魔气。
“你——”
那黑影面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在他面前,韩啸身上魔气越发浓郁,面貌也不断变化,最终成为一个身穿黑袍,头发披散,双目细长的青年。
“这就是你本来的面目,对吧?”
韩啸的声音清冷,在那魔修惊恐的眼神中,将长剑压了下去。
看着地上缓缓消散的魔修尸体,韩啸抬起头。
此时的他,已经代替了被斩杀的魔修样貌。
“不过是魔意共生的小把戏,也值得保密?”
他看向远处,身上一道黯淡的魔光不断闪烁。
后世对魔修并无歧视,很多魔道功法和手段都被挖掘出来。
道无痕
不少有用的手段也被再开发。
这魔意共生是传递消息很好的手段,缺点是距离只能在两百里之内。
而且传递的消息有一些滞后,也需要接收方自己消化,并不能即时分解。
所以之前那假扮的韩啸才会有些生硬,被稍微熟悉之人一眼就识破。
女总裁爱上我 天堂羽
后世将这手段重新分解,研究出千里之内瞬息传递消息的手段来。
并且那变化傀儡之术也足以做到以假乱真。
将消息传递出去后,韩啸立在原处不动。
大约三刻钟后,一道淡淡的身影从前方飘荡而来。
那身影见到高大树冠,微微一顿,然后往韩啸立身之处飘来。
幽冥崛起 小十六
“暗魔使大人,你发现了南楚宗师的位置?”
那身影发出的声音飘忽,犹如风吹过荒原的呜呜声。
“本尊已经确定他的位置,后面就要你们出手了。”韩啸的声音与之前被他斩杀的魔修如出一辙。
“放心,只要确定那宗师位置,这次刺杀必定成功。”
“好。”韩啸轻轻点头,然后一挥手,那株高大松柏消失不见。
然后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等他离开,那道飘忽的身影方才缓缓落地,向着四周看一眼,身形消散如烟。
——————
楚国边境内百里之地。
朱广生等人伏在草丛中,身上有几位儒道大修加持的玄黄气,将他们的身形遮掩。
一夜婚情:总裁的替身娇妻 若存
“九哥,你说这次能不能立功?”
有人凑到朱广生身边,低声问道。
其他人也紧张的看向他。
这可是离昌宁府数百里之地了,又与边关不接壤。
在这里迎敌,要是伏击不成,变成阵战,凭他们这点人,绝对有死无生。
之前那是头脑发热,现在想想,顿时后怕起来。
“放心,今日之后,昌宁新军之名就会响彻边境六郡。”朱广生目光注视前方,低声说道。
他们这次出来,挂的就是昌宁新军的名头。
问话之人刚想再问,就见朱广生一抬手。
棄 妃 不 承歡
远处,一队人马奔腾而至。
真的来了!
虽然月光黯淡,又隔着远,但依然能看到对方身形健壮如山、身上气势凝重无比。
这就是卫国蛮人大军。
这军伍之雄壮,让那些从未上过战场的昌宁精英倒吸一口凉气。
那些宗门弟子神色中也透出一丝慌乱起来。
这样一支近两千余人的大军,凭他们这些人就想伏击?
肖胜目中透着一丝寒光,眼睛盯着那骑在蛮兽身上的卫人。
憨福
轰隆之声越来越大,一股蓬勃的气血之力迎面而来。
五百丈。
三百丈。
苏长空手心全是汗水,等那卫国蛮人大军已到百丈外,他狠狠一挥手。
“嗡——”
无尽灵光升腾而起。
“轰——”
一面十丈高、百丈宽、三尺多厚的高墙陡然升起,挡在卫国大军前方。
那先头队伍撞在高墙上,立时人仰马翻。
“有埋伏,退守——”
一声高喝,那些卫人快速聚拢,围成一个圆阵。
成了。
苏长空抬起手,狠狠握成拳头。
“嗡——”
亚美命定的恋人 安途申
空气中,灵气被抽离太多带起一道道气旋。
灵气流转,传出刺耳的呼啸声。
“布阵,防御!”
感知到灵力波动之剧烈,卫人领军者高喝一声,一道血红的光罩将方圆两百丈的军阵罩住。
有这气血光罩在,便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出手,也一时无法奈何。
直到此时,卫人方才舒一口气。
在此地设伏,这些南楚之人真是胆大。
卫人领军将领身上气血烟柱升起,双目中寒芒乍现。
既然你们敢来设伏,那就要做好全军覆灭的准备!
“轰——”
就在此时,所有人忽然感觉大地震颤,座下蛮兽惊恐的跳跃踢踏。
怎么回事?
没等蛮人明白过来,他们的位置已经整体高出荒原十余丈。
“轰!”
直到二十丈处,升起的所有土墙轰然崩塌。
两千余蛮人大军随着崩塌的土墙跌落,再没有一丝阵型可言。
“就是现在!”
朱广生站起身来,伸手一指前方一团乱转的蛮人,高喝一声:“杀!”
他身上一道烟柱升起,率先杀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