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zu2u精彩小說 一品紅人 txt-第584章 王彧的怨氣展示-o9gnt

一品紅人
小說推薦一品紅人
犹豫又犹豫,杨再新最终决定今天不去求见李善淮书记。
神起青春校園短篇集
临走前,给王平江打一个电话。王平江说,“再新,事情办好了?”
“就是看看老书记,他恢复得还行,但要说回到工作岗位,估计不容易。少说半年时间,对了,护理老书记的事情,我回镇上让人过来,村里的人轮班来负责陪护,压力不大。”
王平江也明白,杨再新这是要彻底解决章童俊住院陪护问题,也不知怎么说才好。“再新,县里不是还没有表示吗,他们也不可能做到那一步吧。”
“确实没有表示,但田小伟留在市里,他也很不公平。”杨再新说,“反正我这边顺手而已。”
“那行吧,在市里有什么需要,直接跟我说。”王平江沉声说,也明白,这段时间大家的压力都大,可他还是你个帮着做一些事情的。
“王常委,你放心。我自然不会客气。”杨再新笑呵呵地说。在市里,也许因为彼此的压力,双方反而走得更近。
虽说杨再新的底气不在市里,可他得将市里这边经营好,才可能让县里的风浪更小一些。县里的产业发展大局不变动,就反过来促进柳河市其他区县产业发展的决心。
今歲當開墨色花 水磨刀
鍛劍蒼穹
冷面君王的丑颜凰后 幺弦
这个逻辑一点问题都没有,这也是杨再新先不返回县里的原因。
重生之神級學霸 三胖
快到县城,龙成海说,“书记,是直接回怀仁镇,还是要留在县里?”
“你先回镇上,我到县里去看看,总得去见一见新书记。汇报省城之行的成果。”杨再新也明白,这一次见面非常关键,也肯定会有压力。
“那好,我回去会将情况跟利群镇长汇报。”
不知是因为这两天情绪波动大,还是一连串在自己身上的变化,让周术保处在兴奋之中。等他在酒店里睡后,便沉沉地,和以前不一样。
梦多,梦里却更多是温馨的境遇,使得周术保感受到浑身舒适而松弛。
醒来后,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长坪县,这个第一次到来的地方。回想那些记不清楚、却又有很不错印象的梦,周术保觉得这是因为自己成县委书记后,心态的变化。
上位者自然该有上位者的心态,如此想,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就更满意了。想着哪时候去省城,得好好感谢那个朋友。最好是能够当面向周少道谢,准备的东西份量重一些,会不会有搭上周少的可能性?
目前,周术保并不知周少是何许人,可看到省城那个很有能量的朋友,居然对周少是那种态度,就明白周少的地位绝对高端。
这里的酒店不能与之前那个县、市的条件相提并论,不过,这房间睡起来好像还过得去,至少,昨晚是睡得蛮好,让他留下不错的印象。
到新地方来,一切都重新开始。但起点已经不同了。在长坪县这边,更多的是用点小手段,把县里掌控好就是了。
至于经济方面的发展、县里业绩的提升,即使还没有开始了解长坪县,但看到的一些状况,周术保觉得在长坪县要拉动经济,简直是信手拈来。
这里旧城没有改造,新城没有规划建设,单单是这两个可做的项目,就足够他闹腾几年,并收获满满。
与京城那边的资本进行合作,不是第一次了,彼此之间已经很默契。对方也乐意支持自己来做好业绩,提升到更宽阔的平台,对方也就会得到更多的机会做项目建设,完全发挥出资本的力量。
只是,才到新地方,也不能太急切,总要先掌控了这里,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想到自己的搭档石东富在自己面前的表现,周术保很不满,但他却是没办法左右石东富的去留问题。
天價萌妻
对于斗争,周术保没怕过谁,倒是不怎么将这个石东富放在心上。
还没选秘书,早起之后,没有人帮他做身边的事情。这让周术保有些不习惯,洗漱之后,便准备离开酒店。
逢魔降临美漫
酒店离县委有多远,周术保还没具体印象,又不屑于低身去问酒店前台。唯有先到街上,拦一台出租车。
作为书记,自然会有专用车以及司机的,还有秘书。只是,昨天到县里后,一系列的事情下来,估计那个叫王彧的办公室主任,都不会安排这些事。
出酒店,见一个人小跑过来。周术保见是王彧到了,心里起火。时间虽然不算太迟,可却没有到酒店房间外等着,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。
这种人完全是没有眼色,要不然就是对自己不满,脑子留停留在为前一任书记服务的情怀中。
真是不知所谓不家伙,不知什么叫一切为了领导,这样的人,能有什么前途?
“周书记早。”王彧也见到酒店门外正准备离开的周术保,“昨天书记忙一天,累了,早上可多睡一会。”
王彧不是不知要早一些过来,至少,昨晚忙到临晨三点多。在办公室睡一下,谁知睡的优点过头了,这也是他好几年来,第一次睡过头。
周术保听王彧这样说,不吱声。王彧非常尴尬,至少在书记面前,没有发脾气的可能,只得说,“书记,到街上吃早点,还是去县委里吃早点?”
“你安排吧。”周术保说,见没有司机和车跟过来,周术保不会说去向,就要看这个办公室主任要做什么。
王彧一阵头疼,昨天,已经明白新书记这种要他做主的意思,那就是不满意。想来也是,新书记都走到酒店门口了,自己才过来,他会满意才怪。
至少,王彧又如何解释?他是县委办主任,不是秘书,更不是生活护理者。对于工作上的安排,该自己做的那必须做好,其他的事情,本身就不该是他来负责。
至少,新书记换没有秘书,自己考虑这条对长坪县不熟悉,才到这里来的。如此看来,自己反而来错了。
心里这样想,神态却不敢表露出来。说,“书记,那今天就在街上吃,您也尝尝县里的一些特色早点,不知是不是合口味。”
周术保不怎么搭理的样子,抬脚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