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bvy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 txt-第八百六十三章展示-v316u

遼東之虎
小說推薦遼東之虎
“敖爷,你看君士坦丁堡打的那叫一个精彩纷呈。看看战报上写的,尸横遍野血流成河。
咱们的观察员素质有待提高了,至少要写的有点儿故事性大家才会爱看。不是来回来去,都是这几个形容词。”
李枭放下手里的几张纸,对着晒太阳的敖爷抱怨。
敖爷穿着大花裤衩,眼睛上带着墨镜。躺在一张沙滩椅上,身边的茶几上放着冰镇葡萄酒,还有一个硕大的果盘。里面的内容,只能用精彩纷呈来形容。
黝黑的胸毛被海风吹得不断摇曳,在李枭这个角度看来,整个人好像在抖动。
“歇歇吧!人家打生打死,你派的什么观察员在那里看猴戏。尸横遍野血流成河,你哪次打完仗不是这样。
你以为谁都能打出你那个交换比?你有大炮,有机枪,海里有军舰,天上有飞艇。他们有什么,手里的刀剑而已。
有时候我都觉得,这仗打的没意思透了。只要把步兵展开,然后大炮架上一顿轰。然后就等着对方打着白旗来投降就好!
就算遇到一些骨头硬的不肯投降,大多也就只能选择逃走。天上飞艇追击,骑马都跑不过天上飞的那东西。从天上往地上看,只有瑟瑟发抖的躲在山洞和林子里,等着被步兵合围。
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,这到底是打仗还是在打猎?”敖爷张嘴,吃下身边侍女剥开的一颗荔枝。在嘴里嚼了两下,吐出一个小小的荔枝核。
將鋒 沈瓢
“哦,原来你腻歪了这样打仗。那好吧,明天把一师的武器都收回。让后发给你们精良的刀剑,你们回到君士坦丁堡再撕杀一番,那样比较过瘾。”
李枭鄙视的看了一眼敖爷,老子四处弄钱给你们装备起来机枪大炮。结果你们还不满意,嫌弃这样打仗没啥意思,居然还说像打猎。
你们知道不知道,为了少死人,老子砸进去多少银币。
一枚重型火箭弹的炮弹一百枚银币,一颗四百六十毫米舰炮炮弹,他娘的要三百银币。飞艇的机炮,一枚炮弹就要一个银币。
那些被飞艇打死的人,他们其实是被银币砸死的。
哪一仗打下来,钱不是流水一样的往外花。如果不是这次洗劫了君士坦丁堡,艾虎生都要甩手不干了。
三十万大军万里征战,以现在大明国力根本支撑不住。更何况,大明如今也正在大发展时期。
各地的道路需要修,孩子们需要免费教育。沿海需要修港口,内陆需要修铁路。到处都需要钱,而大明如今财政能够挣钱的省份,也只有京城、辽东、山东、河北,陕西只有西安还算有些结余。
其余的省份大部分都有财政赤字,能够收支相抵的地方已经算是不错的省份。
基础建设这东西,太他娘的费钱了。
海外殖民地就好多了,尤其是以新家坡和爪哇最好。因为有各种矿石的关系,澳大利亚过得也不错。每天都会有数不清楚的轮船和机帆船,把各种各样的资源运回到大明。
总之,现在是罗锅上山,钱紧!
敖爷知道李浩说的是玩笑话,再没有将军会像他这样珍惜士卒们的生命。一仗下来干掉敌军几万人,自己人只死了十几个,李枭也会看着阵亡士兵的棺木悲伤不已。
他就是这么个人,只能看见敌人死,看不得自己兄弟躺倒在血泊之中。可问题是,再先进的武器也没办法让自己这一方不死人。倒霉的时候,拉肚子都会拉死。
这不是骗人,在印度作战的时候,就有好多士兵拉肚子拉死。
后来李枭不得不把军队从印度撤出来,用他的话说恒河水干脆就是一条流淌的毒河。
“你不是说今后没仗打了,现在刀枪入库马放南山。袁可立的陆战三师被你改编成了苏伊士运河守备队,克里特岛被放弃了,塞浦路斯岛也被放弃了。
陆军没仗打,海军也没有仗打。天上飞的飞艇成了运输大队,老子也只能躺在海边晒太阳。要不,咱们找条船去海上钓鱼?”
“不去,这样大的太阳能把你晒得跟黑炭一样。小心他们把你当黑奴抓起来,送到澳大利亚的矿山里面。
听说那里每年矿工死亡率惊人,有一座山谷都快被尸骨填平了。”对于矿山的高死亡率,李枭也没有办法。
重生之都市妖祖
在生产令还是人力为主的时代,想要迅速完成原始积累,必然需要疯狂压榨。不压榨那些外族野人,就需要压榨大明人。
两者之间,李枭更加倾向于压榨外族人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,李枭越来越觉得这句话的正确性。
因为种族和文化的关系,海外人和大明人对事物的看法有根本上的不同。这种不同是骨子里的,是埋在基因里的东西。
“哎……!躺在这里连骨头都躺散了,我们一师真的要撤回国内。不用回国的时候,顺道把交趾啥的给灭了。”
这就是一个战争的狂热分子,辽军上下的升迁奖金,全都跟军功挂钩。最初是在战场上杀敌取首级,后来全部火器化,首级这东西越来越不值钱。
重生之无限杀戮
没办法,军功就变成攻占一座城市。又或者是成建制的消灭一股敌军,军功的计算也更加精细化。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粗犷!
“交趾现在分裂成两块,已经非常好了。一个民族之间彼此仇恨,这很符合大明利益,我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。
现在东亚的环境很好,倭国人开始专心经商。德川家和毛利家,现在只剩下几千个武士家臣。爪哇已经快成了大明国土了,土人成部落的消失不见。剩下的,也只能在一些偏远海岛上苟延残喘。
很好!一切都很好,不需要有任何改变。
将士们出来打了两年了,也该回家看看。回到大明之后,该升迁的升迁,不愿意在队伍上干的,可以分配到地方上。
反正基层的官吏总是缺,东林党的那些王八蛋,需要被逐步替代才行。”
“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,不过我可听国内的人说,吐蕃现在不怎么太平。你捧起来的那个格萨尔,已经统一了高原。而且正在攻伐尼泊尔,听说还和印度北部的一些邦勾勾搭搭的。
他们占据着高原,在西康和青海都有很大影响力。如果他们真的有反意,朝廷经营西域的政策会受到很大影响。”
“高原上的事情你就别想了,格萨尔不傻,他们知道走下高原的结果就是一个死。高原那地方,是上苍赐给吐蕃人的。
咱们汉人上了高原,会有高原反应。很多时候,感个冒都会要人的命。都是咱们的子弟兵,你忍心让弟兄们冒着那样的风险?
高原上气候环境恶劣,而且物产也不丰富。咱们现在接手过来,只能给大明平添负担而已。
大明现在正在搞大基建,大部分省份都是赤字。不能再多了!就让格萨尔在高原上折腾好了,看看他能折腾出个啥。
给他几十年,能造出火车就算是逆天了。没必要为了一个还处于蛮荒的地方,耗费我们子弟兵的生命。
如果你实在太闲,欧洲倒是打的火热。不如你去法国,给拿破仑当参谋长。到了那里肯定有不少仗要打,只要英国人在,他们就会不断组织反法联盟。
鬼夫纏身 花之秀
加上欧洲好多君主制国家,都对拿破仑这个家伙不爽。虽说拿破仑打赢了奥斯特利茨战役,但今后的仗还多着呢。
怎么样?去不去,我可听人说,巴黎有许多大美妞。一个个腰细屁股大,还个顶个的波涛汹涌。都是你喜欢的类型,怎么样,你要去的话我跟约瑟夫说一声,他会乐死。”
李枭看着敖沧海一脸坏笑!
“你给我滚一边儿去!金毛女人老子也不是没睡过,看着皮肤挺白净,可睡上才知道皮肤没咱们的姑娘细发。
再说,那些女人身上都有味儿。跟二八月的猫似的,玩不惯。”
“且!筷子涮水缸哦。”李枭翘起二郎腿,一只脚抖得跟中风似的。
懒爱
“靠,老子拾道不死她们。再说了,拿破仑算个什么东西。到我手下当个团长我都觉得不够格,还让我给他当参谋长,你干脆把我扔倭国算了。
至少,倭国的女人侍候人真没得说。喂!说归说,不要动手。靠,你拿石榴砸人。”敖爷刚刚挡开一个坚硬的石榴,脑门儿上就被荔枝狠狠砸了一下。
一时间,各种果子乱飞。最后俩人干脆把果盘都扔了,远处的侍卫们傻了眼,现在敢跟大帅这么玩儿的,估计全世界就这么一个货。
搏击这种事情,李枭完全不是敖爷的对手。虽然一把年纪,可还是像狗熊一样强壮。最后李枭只能落荒而逃,逃回自己的别墅,被姑娘们围着抚慰受伤的心灵。
李枭在新家坡玩得很嗨的时候,苏莱曼二世正在巨石城墙上挥剑奋战。
罗马尼亚人非常凶猛,他们启程着战马,疯狂驰骋到城墙之下。然后手里的弓箭,就像是雨点儿一样射向城墙。
借助战马的惯性,箭矢可以飞出去很远很远。
巨石城墙的缺口,堆满了各种各样是碎砖烂瓦。好多石块上,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。珍贵的玻璃被混合在各种各样铁刺当中,阳光照耀下闪亮一片。
这样的缺口,实际上比城墙还要难爬。
如果是明军,可以选择一炮轰开其他城墙。又或者一炮,把单薄的城门炸飞。飞艇飞过去,机炮对着城头一阵扫射。部队就可以顺利进城,登上城墙宣布占领。
整个过程可能不会死几个人,甚至可能不会死人。
但罗马尼亚人不是明军,他们没有大口径火炮,更加没有能在天上飞行的飞艇。想要攻占君士坦丁堡,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强攻。
当然,李枭还是给了罗马尼亚人一些援助。那就是,一百公斤炸药。
李枭告诉罗马尼亚人,只要五十公斤炸药,就可以把君士坦丁堡那两扇看着巨大的城门炸烂。
百多个罗马尼亚勇士,带着库科奇的重托,带着五十公斤炸药冲向那两扇巨大的城门。
一路上箭矢纷飞,骑士们用盾牌护住上半身。靠近城墙的时候,还会被火铳攻击。弹丸射在勇士们身上,鲜血迸飞纷纷落马。
可他们还是顽强的冲到城门下面,不过这些家伙看着火星滋滋直冒的炸药包,居然不知道走。
他们都想看看,那两扇巨大的城门是怎样烂掉的。他们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城门是怎样飞的,他们和城门一起飞了。
硝烟中,城门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洞。
库科奇看着自己最精锐的手下,消失在一团硝烟里面,再也没有出来。
手中马刀挥刀一指,上万罗马尼亚大军风驰电掣的冲向君士坦丁堡的城门。十几支飞爪扔到城门上,战士们打马向后拽。
君士坦丁堡巨大的城门,发出轰然巨响,然后在硝烟中倒在了地上。
苏莱曼二世身上穿着铠甲,站在城门后的盾阵中。这是他们熟悉的战法,不像跟大明人作战那样,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。
至少对罗马尼亚人,突厥人还是有心里优势了。这个民族,已经被他们征服了几百年。
几百年前的祖先可以征服他们,现在也可以。
盾阵后面是如林的长矛,现在苏莱曼二世有些感激大明人留下这些武器。如果没有这些刀剑长矛,突厥人就只能拿着大棒子作战了。
骑兵突了进来,马上的骑士正撞到长矛上。身子一下子就被几支长矛戳穿,胯下战马仍旧疾驰。
高大的战马,一下子就把拿着巨盾的步兵撞塌了一大片。不过,罗马尼亚的进攻也被迟滞了。
双方围绕着城门这个狭小的地方,无情的挥舞着刀剑,鲜血迸飞残肢乱舞。地上的血浆足足有一寸厚,人踩在上面会打滑。
苏莱曼二世挥剑斩杀了一个罗马尼亚士兵:“狼族的后裔们,跟着我,杀!”